<form id="bp5dz"><form id="bp5dz"><th id="bp5dz"></th></form></form>

          <form id="bp5dz"></form>
          <form id="bp5dz"><nobr id="bp5dz"><nobr id="bp5dz"></nobr></nobr></form>

          <form id="bp5dz"></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律師信息 >> 相關動態 >> 正文
                劉峰律師率團組建全國第一家刑事申訴中心
                2017-8-13 14:30:11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由于目前刑事申訴案件的明顯增多,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主任劉峰律師率團隊在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組建“未央刑事申訴中心”,專門用以研究和辦理刑事申訴案件。

                就目前中國司法制度而言,刑事申訴之難,遠超乎想象,正因為如此,不少當事人對申訴案件一方面下定了決心,一方面又死馬當活馬醫,造成案件朝目標進展舉步維艱。這尤其對刑事辯護律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未央刑事申訴中心,正是在這一現狀之下由國內著名刑事辯護律師劉峰律師提出,并予以建設的。這一中心的設立,使得刑事申訴能盡可能地在有章法,有效果的路上前進一大步,以望能為更多受冤案折磨的當事人提供辯護幫助。

                刑事申訴,劉峰律師早年在上海大成律師事務所擔任辯護律師時已經初步做出了研究,并寫了一些關聯文章,以下是其中的一篇。

                 

                 

                劉峰律師:求告的迷途—寫給申冤者的話

                最近有不少冤假錯案的當事人因看了我的博客聯系我,意欲在案件申訴、申冤上獲得我的幫助或代理。我與這些當事人也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溝通,有的是電話溝通,有的是郵件溝通,還有的直接來上海找我,被我安排在辦公室當面溝通。案件的性質和情況自然是各不相同的。有的早已出獄,有的尚在服刑。有的尚未啟動過申訴程序,有的甚至都已經提起過多次申訴申請也多次被駁回。有的是刑訊逼供造成的,有的是對案件性質認識不同所致。有的委托了律師提供幫助但不置可否,有的可能是因為律師費用等考慮干脆自己奔走相告。這些聯系我的當事人中職務犯罪案件居多,甚至占到七成以上。這些人在“案發前”大大小小怎么樣也都是國家工作人員,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我相信,中國的刑事冤假錯案,依然是沒有任何特殊身份的普通民眾占主要成分,只是很多當事人基于能力和意識層面,根本不愿意再去考慮還有申冤的可能,基本都放棄了。而那些曾經是國家工作人員的冤案當事人,力爭被還以清白的意識相對強烈一些。但由此可見,這里有一個不爭的事實----在當下的刑事司法現狀下,誰都可能成為蒙冤者,誰也都可能成為那個求告者。求告之路是艱難而心酸的。凡是蒙冤并走上求告之路的那些人,他們對申冤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著最為深刻的感受。盡管,他們的申冤求告之路到底該怎么走,更多受到他們自身認識能力的支配。有時我在想,他們其實應該作為中國社會上獨特的一群,更具有社會學意義上的研究和思考價值。我甚至在想,如果有可能,有那么一天,當我辦理了越來越多的冤案,并對這群人有了越來越深刻的了解,也因此有了我自己越來越多的思考和感悟,我很愿意為此寫一本書,留給世人,也留給后人。他們是中國刑事司法現狀的受害者,他們也是最渴望公正的人,也正是他們,才是最為深刻地體現和影響中國刑事司法真正本性的人。而中國刑事司法的真正本性,這是一個具有長久關注價值的社會命題。

                其實,出于某些考慮,我一直以來不愿意公開發表任何關于我辦理冤假錯案的具體思路、方案和對策,但在與這些冤假錯案當事人的溝通中,我發現這些申冤者們總是存在各種各樣的錯誤認識,然后走入一個又一個迷途。從與他們的溝通中,我看到他們這條路走地無比艱難,我甚至時常因此對某些當事人產生了抗拒,不太愿意接受他們的委托。因為,他們在迷途中,亦會讓我產生艱難。雙向艱難最終容易指向雙向失敗。因此,我應該為此寫幾篇文章做一些厘清,為他們正確走向申冤之路給一些建議和忠告。有一些話要說給他們。既是對他們的幫助,也是自我的釋懷。

                這一篇,我想通過具體羅列的方式,談一談他們申冤的誤區,求告的迷途。

                錯誤的申冤態度—--現實主義的迷途

                態度決定一切。盡管老生常談,其間卻有著極為深刻的認識。并不是所有的當事人都能意識到態度對申冤的決定性意義。尤其是運用到具體事項上更是存在種種問題。在各種錯誤的申冤態度中,最為普遍和典型的,是現實主義的迷途。所謂的現實主義迷途,是指目光總是離不來申冤的現實艱難,對各種艱難過于警惕和自認,被種種現實艱難意識重重包圍,直至走向迷途。

                對幾乎所有的申冤者而言,這種艱難意識主要是對司法機關在糾正冤假錯案方面極大程度喪失信心。明知道錯誤也不改正,錯就錯到底,權力絕不會自認錯誤等等說法或理解,是這種艱難意識的具體體現。這里面牽涉到這些當事人對中國刑事司法某些本性的自我認識。由這種意識出發,當事人在申冤途中勢必會充滿恐懼,常常會舉棋不定徘徊不前,并常常自我發問:我是該堅持呢,還是該放棄?這里,我想舉兩個例子:

                其一。

                前段時間,有一個貪污案的當事人就其案件聯系了我,我們后來也有了當面溝通。在對案情事實和法律方面進行了大致的研究性溝通后,他總是不忘反復念叨當地司法機關“至死都不會承認錯誤”的本性。一再地跟我強調,提醒我這個案件要想得到最終結果會是多么多么的艱難。我當時心里有意留意了一下,這句話,他至少說了十幾次。最后聽得我幾乎想發火。我反問他,既然是如此之難,那我是否可以理解為你認為這個案件幾乎不可能辦成?那么,你還找我來干什么?他怔了一下,說當然了,我對你有信心。我心知肚明,他如此態度我不但不可能感受到他對我的任何信心,相反,倒是沒有信心。他說這話的目的,更是間接地向我索要承諾。他或者不知道,這就好比一個病人不斷地跟醫生說自己疾病是多么的難治一樣,實際上總是那么的不妥當。思考一段時間后,這個案子我很快決定放棄。

                其二。

                前幾天浙江紹興的一個職務犯罪案件,因遭遇刑訊逼供導致錯判。他通過郵件聯系我。溝通中,他跟我說,曾有不少人跟他說過如果他的案子要是得到糾正,將至少有檢察院法院系統10人以上被牽扯。我直接回復郵件告訴他,如果果真如此的話,那么放棄吧。并告訴他我這樣說沒有其他意思,是讓他反思自己的思路。要糾正他的案子,得有10人以上因此付出代價,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艱難。但我的意思并不是想和他爭辯這是否屬實,而是瞬間便意識到實際上他內心對自己申冤可能面對的種種艱難感到恐懼。接下來他寫信回復我,說盡管他無比想得到我的幫助,但律師費他目前有壓力,等晚點再說。同時說到,他知道申訴的艱難,也有些人希望他放棄。律師費的壓力我相信是真的,但還有一個更深的原因,就是他也是在這種現實主義的迷途中舉棋不定,猶豫不前。如果我能保證一定幫他申訴成功,我想律師費翻倍他也許都不會感到壓力。但,我能去保證嗎?當事人應該讓律師給出這種保證嗎?

                其實,每當有當事人找到我,我都想讓他們能夠明白并最終存在這樣一種認識,申冤之路更是一趟精神跋涉。它首先體現在自我超越上,超越現實艱難意識的桎梏,超越種種不可能的自我認定和自我封閉。艱難與否,都是客觀的,我們無從改變,我們能改變的只有自我,然后通過改變自我再來改變客觀。必須懷揣事在人為的決心,愚公移山的意志,是非公道必須昭明的信念,不懼艱難的勇氣,用精神的力量攻克艱難,然后希望就在眼前。在包括公檢法在內的中國法律職業化遠未像西方國家那樣形成,不可能存在明朗的良善的糾錯機制的中國當下,這才是真正的申冤之路。這也是一切不寄托于依賴于時空變遷通過自身達到申冤目的者的共同之處。浙江高院的安徽叔侄案,最終昭雪,當事人付出了多少堅持?

                現實主義的迷途,往小了說,不但造成了中國冤假錯案難以糾正,而且也是滋生冤假錯案的一個根源;往大了說,它甚至造成了中國社會的某種悲劇性現狀。

                我以前常常跟身邊的一些人說,把小事情當大事情看,把大事情當小事情看。有些人不理解不知道我在說什么。其實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只不過我深入到了一個如何達到這種態度的具體的方案化的層面。

                我無數次以赤壁之戰的歷史典故作為例舉。我說,孫劉聯軍區區三萬,面對曹操八十萬大軍算是夠艱難了,但解決他們,也就是一把火的事。

                再無法理喻的司法機關,都有可以撬動它的支點;再難的冤假錯案,都有解決它的切入點。不要去理會別人說什么“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更不要聽別人強調說什么不可能。他們不是當事人,他們不知道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和懷抱這種堅持、意志、信念、勇氣之間,孰重孰輕。說教非我所愿,但這才是一條奔向光明和希望之路。這不是什么唯心主義,而是一種最為樸素的深刻的唯物主義。

                我是決不會接受那些點不通、說不明、搞不清的當事人的委托的。律師和當事人,就像一艘艦船上的航行系統和動力系統,互相依賴組成整體。而當事人的態度,是動力系統的源泉?梢,它有多么的重要。

                并不要求當事人具備“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豪情,那是律師的事;但作為當事人,你應該清清白白地去堅持守護你心中的那一片土地。

                切記慎用網絡和輿論迷信社會輿論浪潮的迷途

                每當有當事人聯系我,我都會問他是如何找到我的。凡是通過我的博客或網站找來的,我總是報有警惕和愁緒。最后我肯定會問他是否在網絡上發布過案件材料。聽到說沒有,我才稍微有所放心。如果已經發布,這樣的案子我多半不會接。

                通過輿論監督司法,在中國已經越來越異化。不管是自媒體(網絡)還是傳統媒體,更多地起到的不是監督作用,而是干擾和破壞作用。這源于中國作為媒體監督司法的機制根本不存在。這種名為監督,實則干擾和破壞的所謂輿論監督真的對當事人的案件有多大價值嗎?沒有。尤其是申冤案件。尤其是律師界現在有一群律師越來越濫用網絡通過輿情達到辦案目的的狀況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后的今天。

                通過網絡和其他媒體發布案件材料,不造成輿論效果沒有實際意義。造成輿論效果,確實多少會對司法機關產生一定的輿論壓力。但當律師群體義正言辭地聲明自己是在行使輿論監督權的同時,司法機關或一部分民眾一定會一口咬定你是在炒作。監督機制不存在的今天的中國社會,監督和炒作是一個硬幣的兩個面。關鍵看你站在哪一面來看。中國不管是政治高層還是司法高層對律師的這一做法實際上會有多反感可以想象的到。這一做法與法律職業化進程背道而馳。無法想象法律職業化進程達到一定程度的西方國家會存在這一狀況。這種做法肯定會受到律師協會的嚴厲處罰,將這樣做的律師作為害群之馬嚴厲懲處。這是其一。

                這幾年這樣做的律師有一定數量。也產生了一定的辦案效果和社會后果。某些冤案因此確實得到了糾正和昭雪,這是亮點。但整體而言,我認為,在亮點的背后卻產生了更大的昏暗。劍拔弩張的對勢造成的司法機關對律師的警惕、抗拒也因此加強,溝通的空間也在減小。對冤假錯案的堅持力度也在增加。這就好比殺蟲藥,隨著時間流逝,害蟲的抗藥性越來越強,只能加大劑量,然后最終害蟲具備了完全的抗藥性。不更換農藥,一個害蟲也不再能殺死。最近一些社會熱點案件,比如李某某案,某某律師的做法對案件造成的結果是災難性的,有目共睹。這是其二。

                由此可見,迷信輿論浪潮,對案件辦理效果很可能會適得其反。除了那些可能存在地方權力插手案件的情況,確實需要曝光讓這只手縮回去外,對于一般的冤假錯案,于事無補,迷信輿論浪潮,是申冤者的又一個迷途。那么,應該如何在更深層面上認識這一問題?

                辯護律師的工作,其核心本質實質上是一種說服。其最高境界應該是一種觸動。說服當然是擺事實講依據,這是律師的專業化的應然之意。所以說律師提供的是一種專業化服務。說服當然還是要講究方法和技巧的,方法技巧好不好,這就是區分同樣作為專業化的律師優秀與否的問題。而觸動,是一種基于專業又超越專業的,集技術性、藝術性,基于案件本身的具體規則,又基于人間大道的綜合結果。它是一種境界。它,走向了創造的領域。于中國司法機關的現狀,如何去說服甚至觸動司法機關,筆者將在日后專門撰文提及。

                慎用輿論并非舍棄輿論,有時候還必須利用輿論,我的看法很簡單,輿論的使用應該是以讓雙方回到溝通為目的。為制造說服而服務。對創造觸動有幫助。而不要走向劍拔弩張,硝煙彌漫。溝通——說服——觸動,永遠應該是律師面對一單冤假錯案的主線。

                作為律師,我厭倦那種“權力無底線”的說法。說這種話的律師已經踏破了底線。不要說很多司法機關人員在辦理案件上是敬業嚴謹的,這種說法讓人家蒙冤,違背法律工作者的理性品質。即便司法機關真的無底線,既然同是為案件,依然要通過一己之力協助他們不要超越底線;蛘,律師無力拯救社會,但在個案上完全是可行的。中國人在誰是誰非的問題上總是陷入一種誰先誰后的邏輯怪圈。妻子說你像丈夫嗎?丈夫反問你像妻子嗎?師父說,你做了徒弟該做的嗎?徒弟說,關鍵你是怎么做師父的?所以我們常常聽到,律師指責司法機關不像司法機關,而司法機關指責律師不像律師。相互指責,造成相互攻擊,然后共同崩潰。其實,雙方都有問題。真正有意義的是,做好自己;更有意義的是,在做好自己的同時幫助對方再做好對方。

                在此,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在江蘇因為一單案件,我想跟某地檢察院檢察長做一溝通。當事人提醒我,想見到這個檢察長不容易,他幾年了都沒能見上,連見一下經辦人員都被多次拒絕。我笑了笑,對他說,如果我連想見一下檢察長都見不到的話,我根本都沒有資格說自己能為你辦好這個案子。當事人將信將疑。但我心里清楚有些司法機關的領導確實目中無人飛揚跋扈,但我決心一定要見到,也在心里準備好了多套方案。我到檢察院后找到了承辦,表示想見一下檢察長,該承辦表示他只能轉達一下我的要求,隨機打了電話給該檢察長。沒料到該檢察長一口答應,親自前來把我領往他的辦公室去談。那天我們溝通的很好。

                因此,不要說司法機關會堅守錯誤而絕不改正是它的本性;而應該說它只是犯了錯誤,我們愿意和他一起找出產生錯誤的原因改正錯誤。沒有本性。本性迷信也是一種迷途。

                慎用輿論,就是走出這種迷途。

                溝通,說服,觸動,而不是指望壓服,司法機關真要較真,估計沒有哪個律師能將其壓服。如果這種思路你不能接受,我想你最好還是別走向申冤之路。一心辦案,無心炒作。至少,作為律師,我,無法與你同行。

                切記珍惜“第一次”的機會——隨意性的迷途

                正是因為現實主義的迷途,最終會導致隨意性的迷途。很多當事人因為對申冤不抱多大希望,所以輕易地便啟動了申訴程序。有的甚至草草地寫了一份申訴狀,連個律師都沒找。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你可以草草地遞上去,司法機關也便可以草草地駁回。不管是對案件還是對司法機關,你沒把人家當回事,人家一樣不大會把你當回事。因此,所有找到我的當事人,我都會第一時間問他是否曾經啟動過申冤程序。如果曾經啟動了,是如何啟動的。我指出過多個當事人的這一誤區。

                所有的汪洋都是點滴匯成。沒有成功背后不是斑斑點點的腳印。既然申冤如此重大,既然申冤如此艱難,不做好各種前期準備工作,期望成功,無異于滄海尋針。當然由于每個案件的性質,情況以及所對應的司法機關的情形各有不同,具體案件所需要準備的工作也有所不同。比如,有沒有證據可以收集,對應司法機關的態度是怎么樣的,檢察院和法院有何不同,是否做了前期溝通,溝通效果如何,又應該如何找到一些方式讓司法機關態度轉變,這個案件的當地影響是怎么樣的,如果有幾種選擇哪一種選擇可能最有效,為什么?等等。周瑜和諸葛亮燒了曹操八十萬大軍的那把火,不是隨便點的。他們多次偵查弄清了曹操“諸艦鐵鏈相連”,這是機會,當然要抓住。并查清了只欠的東風,做好了各種鋪墊和準備。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得以把“大事情當小事情看”,才能“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申訴原則上只能提起一次,除非存在新的證據。這第一次有多重要,可想而知。不管是申訴,還是一審二審程序,很多機會都只有一次。喪失了第一次的重要機會,去掙得第二次第三次,造成的難度增加是無法衡量的。

                太多的失敗,都是隨意造成的。申冤也一樣。

                切記不要四處亂寫亂寄材料——機構干涉的迷途

                不少當事人會就自己的案件寫很多材料,亂七八糟地寄給各種黨政機關,什么政協、人大、政法委、這個協會那個協會,本來只是基層法院管轄的案件,他甚至連地區的、省的都一并寄送了材料。理由很簡單,讓他們重視,最好能給辦案單位干涉。他們根本沒意識到,有些材料內容,本來就不適合拿出來。

                這樣的當事人我是碰到過很多的。所以找到我時,我直言相告,如果委托我,切記不要再寄任何一份材料,要寫要寄也由我來。由于身處冤屈,這些當事人所寫的材料多半都飽含控訴情緒。情緒帶來的是感染力量,對我上面講的觸動境界至關重要。但運用起來也需要無比精致的安排才得此道。血淚控訴的東西,第一次別人會有所極大觸動,但多了,久了,帶來是相反的效果,即極大抗拒。這就好比一首音樂,高潮總在尾聲處,而不是開始。另外,全是高潮等于沒有高潮,而是噪音。不要讓正義控訴成了無理取鬧,成了胡攪蠻纏。

                中國確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司法獨立,權力和領導插手案件,很多機構干涉案件的事也時有發生。但首先要確定的是你的案件是否存在這一狀況。我以前在廣東執業期間辦理過的一個案件,也給市委書記就案件寫過律師信,但那封信更多表達的是我對這一案件可能存在法外因素的憂慮和懷疑。其本質只是期望他能在作為黨書記應盡的職責上做一些關注。因為作為律師,我深知案件該如何辦理和市委書記無關,那是經辦司法機關的事。是該誰負責的事我就找誰。一個案件如果沒有法外因素,只是經辦機關辦錯案辦假案,不依法辦,我就盯著該機關。是經辦人員的責任我就找經辦人員,是領導責任我就找領導。在我辦理過程中,如果產生了需要上級領導承擔責任的,我才相應提級處理。而對一個本身就是基于司法獨立原則上處理的案件,尋求其他機構干涉,絕對不會產生正面結果。這將置自己的律師于不利境地。造成司法機關對律師的反感。

                中國有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司法獨立,不是一個律師在辦理案件中要解決的問題。而具體個案是否是在司法獨立上進行才是真正的問題。不要以沒有司法獨立這樣粗獷的大前提給自己四處亂寄材料找理由。

                有些錯誤是經辦司法機關自身完全能夠消化的。但擴大了影響,錯誤本身反而開始異化經辦機關再也無法消化。很多當事人忘記了目的本身本來只是為了申冤,結果卻變成了控告。當最后才發現,控告未成,申冤也成了不可能。

                舉個例子。上面提到的浙江紹興的那個因刑訊逼供導致的冤案。當事人寫了一份題為《死亡審訊》的控訴材料。其實他寫這份材料,只是為了強調這個案件在取證上的嚴重不合法導致自己冤屈,希望能得到糾正。提交給經辦機關,其性質只是一種對該案取證不合法的嚴厲的說明,而如果四處郵寄,便已經成了控訴。那么,結果,如他所說的“可能牽涉到10個人以上”就真的會發生了。那他的目的是控訴嗎?不是。雖然依法他有權控訴。

                實際上,企圖機構干涉依然也是申冤者的一個迷途。盡管由于各機關一種潛含的內在相互維護,常常導致司法獨立的不純正。依然有主次。必須明白到底是誰在做主,又是誰該做主。任何機構都不是當事人的律師,我不相信,哪一個機構真的能代替律師的角色和功能,為你辯護。相反,還落了一個干擾司法的罪名。

                切記申冤是一個整體系統工程---局部和靜態迷途

                環環相扣,步步為營。意識到案件發展的一個動態性。今天所做的,不光是針對今天,可能還關系到很遠的下一步。這種系統意識和整體意識,是很多當事人缺乏的。

                前面指出的隨意性迷途時提到的各種準備工作,同時,也是這種整體性意識的內容。只不過前面講的是起步的重要性。

                環環相扣的整體意識,要求當事人除了要重視起步的重要性,更要知道每一個舉措都不是孤立的。這種意識很顯然包含著這樣一項內容,即每一步都應該充分思考,拿捏得當,對方式方法要及時根據效果做出反饋調整,從而建立起一套反饋流程。比如律師在跟法院的初步溝通中所獲得的訊息,應該及時明了下一步應該是盡早還是遲些再次溝通,是否應該以書面形式,是否同時有必要在嘗試和檢察院溝通一下看看檢察院的態度。根據效果比較,向法院提出申訴請求還是向檢察院提出更有效。雖然這些事情是律師在做,但當事人應該及時做好配合。

                步步為營的整體意識,主要是針對目的性而言。比如二審也好,申訴也好,啟動了,那是否開庭便是必須要考慮的下一個事項。有哪些方案能促使法院開庭,而不能把決定權單純交給法院。開庭前是否有必要就一些關鍵問題再與法院溝通。實在不愿意開庭,那下一步該怎么辦。是否可以通過寫幾篇分析文章向社會公布給法院某些影響等等。步步為營的整體意識,更加說明了整個案件的辦理過程,實際上應該是一個創造的過程。而不是走走程序那么簡單。

                我前段時間辦理的廣東鶴山李廣慶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案,便連續提交了多個律師意見。多個律師意見綜合起來,從前往后,從偵查階段要求撤銷逮捕開始,到此要求未果,又到起訴階段明確提出不起訴要求,前后近10個月,案子退了又退,他們一直盡可能地將案子延期了下去,而我一步一步,在持續給予檢察院余地保持溝通的同時,也加大了彰顯這是一錯案認識的態度。而中間我與檢察院之間也發生了不少事。果然,最終檢察院在審查起訴期限屆滿前做出了絕對不起訴決定。而實際上,我已經做好了檢察院可能向法院起訴的下一步方案。這種“有所準備”,我相信檢察院能明確清晰地感受到。他們定然明白,前面的事實已經足以說明,一旦起訴,我作為律師下一步還不知道會有哪些讓他們感到可能產生某些后果的舉措做出。

                另外,系統性和動態性是緊密相聯的。案件進展過程隨時會出現一些變化因素。如果說,環環相扣,步步為營帶來的變化更多是一種必然性的話,案件進程中肯定也會出現一些偶然因素。比如經辦機關自身對案件看法的變化,或者是司法動態突然有了某種轉變,而這期間是否有可以撲捉的對案件有利的機會。比如,不久前中央政法委就曾發布過關于防范冤假錯案的指導意見。筆者就曾對某個案件在給檢察院提出的律師意見中做出了引用。效果肯定比沒有要好。

                局部和靜態的迷途,導致的當事人和律師面對案件是被動的,而且只著眼于幾個關鍵點。比如申訴是否受理,是否開庭,何時出結果。剩下的就是等司法機關的消息了。認為自己無力做出更多。于此迷途,等來的基本上是真正的無能為力。

                毛錐暫擱,事猶未竟,有些本應展開的并沒有展開。但大致就說這么多吧。望與那些在申冤途上跋涉的當事人們共勉。更希望那些有意委托我的當事人能在聯系我前先閱讀此文。理解上述這幾點,是我接受案件委托的前提。

                作者:劉峰,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刑辯律師 2013年7月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相關動態]
                1 劉峰律師《理性與艱難》一書出版及購買公告
                2 劉峰律師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一起授課熱點文章
                3 梁某珍被指控販賣毒品罪一案辯護詞
                4 央視《今日說法》侯某華故意殺人一案開庭完畢,本律師當庭做無罪辯護
                5 劉峰律師《律師辯護心理學:律師征服法庭的心理技術》一書完稿
                6 劉峰律師《司法改革的一縷強光》一文被最高檢察院頭條發表熱點文章
                7 鳳凰網、搜狐、網易報道劉峰律師辦理的案件
                8 劉峰律師案件被評為2014年十大刑事案件熱點文章
                9 劉峰律師在中國人民大學演講《雜音時代的精神選擇》
                10 劉峰律師擔任辯護律師的趙某高空拋物一案,成為經典案件,并被媒體廣泛報道
                相關圖片文章

                劉峰律師《理性與艱難》一書出版及購買公告

                符某安詐騙罪上訴二審劉峰律師無罪辯護成功

                劉峰律師為廣州最大信用卡詐騙案主犯成功辯護

                劉峰律師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一起授課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马云推出的赚钱平台